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学 > 国学经典 > 经典文摘 >
登录 新用户注册

发现性研究:沟通古代文学与当代精神文化

作者:未知来源:未知发表于:2014-10-15阅读:

  在高科技日新月异的发展不断强化人们与传统的隔膜时,在传统的文学表达方式日渐边缘化时,古代文学的发现性研究,可能是一个极为必要的应对策略和极为现实的课题。所谓发现性研究,与其说是新的研究方法,不如说只是需要强化的研究意识或导向,即通过专业性的学术研究,揭示古代文学在当代社会文化生活中可能发挥、实际上也在发挥的作用。古代文学既是古代社会状态、古人生活方式和精神世界的写照,又以各种方式参与当代精神文化的建设,并成为后者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所以,着眼于古代文学与当代精神文化的沟通及其在当代文化建设中的意义,应是古代文学研究的一个出发点和核心。

  所谓发现性研究,有如下几个值得进一步努力的方向和强化的重点。

  发掘被忽略的作品

  发现性研究应致力于发现前人未曾特别关注的作品的价值,提高其在文学史上的透明度,增加文学史的覆盖面,并相应调整文学史的坐标体系。

  现代文学史学科的建立使古代文学的发展脉络得到有效清理,但无论作为学术著作还是作为学科意识的文学史,都存在某种局限性。最突出的是对丰富的文学史现象的削足适履,大量文学作品在某种发展脉络中找不到位置,被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实际上,至少在宋以后的文学作品中,还有大量埋金藏银有待发掘。例如清代许奉恩《兰苕馆外史》中的《蒋柿姑》,就是一篇绝好的掘藏题材小说,成功地塑造了蒋柿姑这一敢作敢为又工于心计的女性形象,其中人物性格与心理的描写复杂而微妙,作者或叙述者的态度灵活而不单一,语言也生动有趣。类似这样的遗珠,在浩如烟海的古代文学宝库中,必定举不胜举。这也正是发现性研究得以展开的前提与动力所在。

  这需要我们调整观念与标准。文学研究理所当然地应重点关注与主流价值观及社会规律相联系的作品。然而,过分强调整体的社会价值,有可能导致对个人化生活体验的忽视甚至鄙弃,从而无法全面地体察古人的真实生活状况。古人的写作远比我们想象的丰富,发现他们对个人化生活体验的揭示,有可能为古代文学与当代人的精神沟通找到新的契合点。看上去微不足道的个人生活书写,既是古人原生态生活的真实反映,也包含着人类永恒的情感因素。若能大面积地发掘古人对这些情感的表现,将有助于消除人们对古代文学的陌生感,激活古代文学的艺术感染力。

  对经典的“再发现”

  即使是已有充分研究的作品,我们也同样可以尝试通过发现性研究,对文本作出推陈出新的“再发现”阐释。这一点在今天或许还有特殊的意义。因为相对来说,古代文学名著的传播有一定广泛性,但随着新媒介的流行,经典的接受越来越肤浅化、符号化、实用化。例如,虽然《西游记》中的人物时常会被提及,但并没有多少人真正顾及小说原着的描写。大多数时候,人们只是凭借一个简单的印象,将这些形象作为某种符号使用。《红楼梦》也经常成为社会的热点,但人们对那些人物忧伤的感情经历却无暇也无意去理解。这种情况的出现,固然有时过境迁所造成的历史隔膜,但我们的研究不到位可能也不能免责逃咎。必须承认,对一些文学经典的诠释,可能在陈陈相因中失去原有的思想活力,甚至成为进一步探幽索隐的屏蔽。在这种情况下,对经典的“再发现”就显得十分必要。

  在重大问题上,重理思路、再作探究或许知易行难,而通过文本细读在细节上“再发现”,可能性更大些。文本细读的再发现之功,将有助于矫正肤浅化、符号化、实用化之弊。

  探寻古代文学中的人生智慧

  发现性研究还应特别着眼于探索古代文学作品对人生超越时空的思考。人类的思考并非一蹴而就,生活智慧乃日积月累而成。古代文学正是这种思考与智慧的载体之一,理应成为我们继承的对象,而继承源于发现。例如,南宋施德操《北窗炙輠录》流传稀少,多记士人言行,又间及社会现实。其中有一篇记述极为精彩:

  旧间巷有人以卖饼为生,以吹笛为乐,仅得一饱资,即归卧其家,取笛而吹,其嘹然之声动邻保,如此有年矣。其邻有富人,察其人甚熟,可委以财也。一日,谓其人曰:“汝卖饼苦,何不易他业?”其人曰:“我卖饼甚乐,易他业何为?”富人曰:“卖饼善矣,然囊不余一钱,不幸有疾患难,汝将何赖?”其人曰:“何以教之?”曰:“吾欲以钱一千缗,使汝治之,可乎?平居则有温饱之乐,一旦有患难,又有余资,与汝卖饼所得多矣。”其人不可。富人坚谕之,乃许诺。及钱既入手,遂不闻笛声矣。无何,但闻筹算之声尔。其人亦大悔,急取其钱,送富人退之,于是再卖饼。明日笛声如旧。

  金钱与精神矛盾,是人类永久的困惑。一些人对现实利益的追求,总以牺牲精神愉悦为代价。这篇小说寓意甚明,与17世纪法国寓言文学家拉封丹所作童话《鞋匠与财主》有异曲同工之妙,至今仍有重大的启发价值。

  总结古代文学的艺术思维

  古代文学在文体、语体乃至具体的表现形式上,都与当代文学有很大不同,但文学精神、审美趣味可以相通,甚至当今最新锐前卫的艺术思维,也可以在古代文学中找到其源头。发掘古代文学作品历久弥新的艺术思维,是古代文学研究者参与当代文学进程的应尽义务。

  乐钧笔记小说《耳食录》中有一篇《邓无影》,描写一个叫邓乙的人夜里顾影叹息曰:“我与尔周旋日久,宁不能少怡我乎?”其影忽从壁上下,并随其所欲,幻化出 “少年良友”、“贵人”、“官长”、“妙人”与之接谈交往。作品中所写非鬼非怪,而是“影子”。一个人与自我幻化出的不同形象打交道,体现了较深的心理内涵,也反映出作者不同流俗的艺术思维水平。

  今人往往以颠覆性思维,否定权威、解构经典、嘲弄传统,其中不乏狂飚突进的时代先锋,也不免有随意涂鸦的游戏。而在古代文学作品中,我们同样经常看到先人不拘一格、思想解放的作品。例如,被认为是徐渭所作的杂剧《歌代啸》,将四句俗语发挥为剧情,尽显生活的荒诞本质;又如,《西游补》颇具超前意识,用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的话说就是,“奇突之处,时足惊人,间以徘谐,亦常俊绝,殊非同时作手所敢也”。这些作品飞扬跳跃的艺术想象和亦庄亦谐、戏而不谑的艺术精神,值得总结和借鉴。它们的产生绝非孤立的现象,若系统梳理,可以为当代文学的发展提供新的能量。

  发现性研究是一项既富有吸引力,也富有挑战性的工作,与研究者的素质、眼光有很大关系,那些不能挖到宝藏或虽挖到了却未必能认识其价值的人,缺少的就是一种发现的眼光。

  (作者:刘勇强  单位:北京大学中文系)
关键词: 文学 文化
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keer6.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最新评论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相关阅读
  • 《促织》:足以与《红楼梦》媲美的史诗15-02-27

    一 我认为《促织》是一部伟大的小说。这篇伟大的小说只有1700个字,用我们现在通行的小说标准,《促织》都算不上一个短篇,微型小说而已。孩子们也许会说:伟大个头啊,你...

  • 孔子周游列国曾经到过哪些地方,又看到了什么15-04-16

    孔子周游列国,是一个广为人知的历史文化故事。但你是否知道,孔子与弟子们历时十四载周游列国,饱尝艰辛,他们究竟到过哪些地方,又看到了什么? 孔子人生重要阶段在路上 ...

  • 命运不是放弃,而是努力16-12-16

    决定今天的不是今天,而是昨天对人生的态度;决定明天的不是明天,而是今天对事业的作为。我们的今天由过去决定,我们的明天由今天决定! 命运不是放弃,而是努力。命运不...

  • 中国古代中央对地方行政的监察制度15-04-01

    巡视和监察是加强对地方行政机构的监督和管理不可或缺的一项重要措施。监察制度问题,本质上是如何增强自身免疫功能的问题,所以说这个历史上的制度建设问题的现实性亦很强...

  • 宋代历史再认识的维度:平民化、世俗化、人文化14-10-21

    宋代绘画题材从宫廷扩展到民间,体现出了平民化、世俗化的时代大背景。图为宋代描绘市井生活的风俗画《杂技戏孩图》(苏汉臣绘)。 积贫积弱论的片面性 北宋所承继的五代,...

  • 养静气,戒躁气,成大气17-01-02

    养静气 关于静气,最著名的话莫过于晚清政治家、两任帝师的翁同龢的一幅对联:每临大事有静气,不信今时无古贤。 诸葛亮在《诫子书》中有这样的表达:静以修身,俭以养德。...

  • 魏晋风流:竹林七贤那些放诞不羁的奇葩故事16-12-15

    有关竹林七贤的排行,《世说新语》首推阮籍,次为嵇康: 陈留阮籍,谯国嵇康,河内山涛,三人年皆相比,康年少亚之。预此契者:沛国刘伶,陈留阮咸,河内向秀,琅邪王戎。...

  • 寒冬落魄你不在,春暖花开你是谁17-01-02

    有道是:贫居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看过周星驰演的《大内密探零零发》的人想必都会对鼻毛宰相印象深刻。 他的造型独特,虽然身为宰相,但实际碌碌无为、浮夸虚伪,...

  • 红楼梦作者的扬州情结14-12-16

    【作者单位】江西抚州市文联 说作者有扬州情结,红学家和红友可能会感到奇怪。当我细读了《红楼梦》中有关扬州章节后,确信作者有扬州情结,而且是很严重的血泪情结。这里...

  • 人生,不只有一种活法17-01-02

    每个人的一生都只有一次,因此都需要检视自己的活法。人生要活得有价值,需要有目的、有理想。国馆君按 人生并不只是等着退休,等着老死。人之为人,在于人可以为某种目的...

相关栏目:
  • 文化杂谈
  • 经典文摘
  • 风云人物
  • 国学资讯
  • 儒家
  • 道家
  • 墨家
  • 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