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学 > 投稿 >
登录 新用户注册

多情自古红尘悲苦,生有何欢死亦何憾

作者:苏子默来源:古典文学网发表于:2018-12-02 15:45
呜呼哀哉!尚飨!辛卯兔年九月二十苏子默陨命花洲,饮恨黄泉,与世长辞,享年一十九岁。天命有常,人皆归天有时。世事无穷,陌路难测相离。悲夫,含泪泣血,作此文祭奠在天之灵!
 
公元二零一一年十月十六日,是夜,月清如水,风寒若冰。唯见一人衣袂翻飞,持一紫竹箫伫立良久,俄尔对月长叹,俄尔顾影自怜。竹叶婆娑,乱枝横斜。少倾竹箫沾唇,其声凄凄然,如泣如诉,如怨如慕,不绝如缕,闻者悲伤。乃一曲《孤星独吟》,去年今日时,正与友相谈,处处闲声有,共笑游人间。怨大地,恨苍天,红尘惹人恋。无敌手,又何妨,空余泪涟涟。回眸处,细语间,对影自叹。有谁可知,孤独,有多忧愁?有谁可知,笑与泪,差别、多大?
 
未几,声绝。竹箫落地,数节折断,绝响凄婉。冷月隐没,浮光霭霭,哀鸣泣血。纵深一跃,流星陨落,绽开一朵妖艳红花……少年才俊,风华正茂,命丧身殁,魂回天涯!悲哉!痛哉!
 
现收录好友知己祭文数篇,以示怀念。各位好友知者相互转告,送上挽联,诗词,悼文皆可。拜谢。
 
好友陌陌赠文:
你说,庙宇求缘怎落签,轮回叹,禅意渡千年。
应该是怎样的一世回转,才落得这一世的牵挂情缘,我看见你站在古寺的青石板路上,负手,望着那一树花开,用最安静的精彩恬淡着你的苍凉。你叹一口气,果真是一签难求,若是用轮回换一次邂逅,这上千年的痴缠,是不是就如花一般,时候到了,便没入尘埃。
 
你说,醉卧红尘为擦肩,莲心怨,沧海化桑田。
红尘本就难断,人若有情,相守太难。我看见那开花的树下,腾空的酒坛,微醉的你,将一树桃花看成了一池白莲。那笑容的苦涩,那满眸的清冷无奈,你摘下一朵桃花放入口中,突然一笑,原来啊,时过境已迁,沧海已桑田。
 
你说,三世情结一世缘,如初见,月下与花前。
忘川河畔,彼岸丛开,奈何桥上,你迟迟的不肯喝孟婆汤,笑着看向那巨大的三生石上,镌刻的名字,在一点一点的消退,如果就这一世完结,那至少不要让他忘得这么快。人生若只如初见,便可留一抹月色,种一株曼陀,用妖媚的紫色来代替这满世界的苍红。
 
你说,缕缕青丝绕指尖,西风剪,秋水共长天。
你记忆里,有一个女子,站在秋风里,闻见你的步幅,转头轻唤,你看得如痴如醉,赞叹那青丝飞扬,黛眉朱砂,好一个绝代风华。她却微微一笑,转回头说,纵然风华,又何曾绝代。那声音里落寞,让你心疼。
 
你说,愁绪萦怀晓梦寒,终觉浅,辗转落冰弦。
一曲梦离别,一曲葬花赋,一盏焦尾古琴,一只白玉横萧,一次空前和音。我看见你轻抚着已断的琴弦,腰间的白玉萧幽幽的泛着寒光,就这么一世的相处,怎么能够呢,怎么能够。
 
你说,韵脚孤独锦字残,相思引,借纸续断篇。
墙上还挂着那女子亲笔描下的蝶舞翩翩,只是那一行题字,却生生中断,你凄凄的看着,手里明明拿着笔,却在另一张纸上续写了诗篇,相思不负,待到花开,你放下笔,纸上残留着四个字,共赴黄泉。
 
你说,玉润冰清笔墨悬,芳泽意,填词咏红颜。
你总是记得那女子说过的每一句话,闲来无事便一一写下来,看见堆成了一沓,又一把火烧了个干净。你举着酒,突然想起她曾夺下你的酒杯,愠怒的说,酒乃穿肠毒药,少喝为妙,你就真的滴酒未沾。好一个英名换红颜。
 
你说,挚友佳朋笑语欢,天涯远,痴爱念金兰。
又是月下花前,又是狂醉不言欢,你看着身边的人,君子舍命相陪,你却心无所念。你还记得那把二十四骨紫竹伞,也记得泛舟湖上的那一瞬静笺,那女子说,你们的距离,天涯咫尺远。不曾想,竟一语成鍼,如今,楼兰陌路,只思不见。
 
你说,悲喜人生俯仰间,清风过,往事入云烟。
恩恩怨怨,痴痴缠缠,少年风气已尽数退散,留下的刻痕在记忆里逐渐变淡,人生不过百年,何苦岁岁郁郁寡欢,清风明月仍在,也可醉酒花前,让往事随风散,烟花美好,记忆终短。
 
你说,把酒临风笑问天,今生愿,千里共婵娟。
我看见,你用半生浮华,才换得了如今的潇洒,不必夜夜笙箫,至少有酒有剑,你徒留了这半生情缘,不如赠与花洲相伴,莫问归处何在,有我们的地方,便是你可以依靠的花开。
 
一醉风花雪月,四季陌路相逢。
 
 
傻孩子阿殇赠文:
你死去了,我该如何?谁还会叫我傻孩子?谁还会在难过的时候想起我?
言默,你的一跃何其残忍!想你卷卷的头发,想你说话温柔如水,想你笑起来那么好看。。。
遇见你,在一个浅风的午后,看见一个带着诗意,带点伤感的名字,无言、默落月。记得你的第一个回复“过去了,都过去了”心突然的,就痛了。耐心一点一点翻留言板,翻日志评论……一点一点去了解,知道这个带着伤感诗意的人叫做言默。看着动态里出现的你的心情,字字都是伤,不由自主的去安慰。偶尔发现了你的电话,好玩的发过去短信“猜猜我是谁?”这些你还记得吗? 
看着手机上来电提示“言默”那么的惊喜、开心。言默给我打电话了呢。。后来,看着空间出现的一字一句,留言板上你留下的痕迹。。。
言默、言默、你怎么会离开?你不在了,留下阿殇一人要怎么办?没有你的世界,只剩一片荒芜、、、
还记得,你说清风过,往事入云烟,你说天涯远,痴爱念金兰。言默,你说我是你的谁,你是我的谁,谁是谁的谁的谁。。。言默,你说世界上少了一个你,差别怎么那么大?你不在了?是真的么?那么明天谁给我写纪念的话?你若不在,谁会记得我?
在黄泉路上吟诗作对,是否也是一种风景?好想、听你再叫我一次“傻孩子”If my tears gathered to ocean . will you still come back . . . . . 
你会不会摘下一朵凄艳的曼珠沙华,独立在奈何桥畔,等我。。。
 
 
好友安敏赠文;
轻轻吹佛着脸颊,空气中带着一股淡淡的薰衣草的清香。
坐在略微有些湿润的大理石上,看着手机屏幕上那不停闪烁的头像,心情突然变得很烦躁。
抚弄着被微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发丝,眼角不经意间瞟到了一个陌生的网名。不知道何时加的你,竟将你遗落在这个小小的空间。怀着好奇心查阅了你的个人资料。又忍不住进入了你的空间。只是这一看,便叫人永远也不想离开。
坐在门前的葡萄架下,仔细的品读着你的每一篇日志,不忍错过每一个文字。阳光透过葡萄叶的缝隙照射在青石板上,看着你的日志,体会着当时你写日志的心情。坐在碧绿的草地,阳光温柔而不刺眼,闭上眼睛,日志里的内容浮现在脑海自己仿佛置身于那虚虚拟的世界。
那些时,我是你忠实的粉丝,仔细品读着你的每一篇日志,期待着你的每一篇佳作。虽然与你素未谋面,但仿佛我们已是知心好友一般。
嘴角泛起了一丝轻笑,苏子默!多有意境的名字?每天期待着与你聊天的时间能够增多,最好是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当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心狠狠的刺痛了一下。天空乌云密布,时不时传来阵阵雷声,仿佛为你的离开而感到愤怒。作为你在远方的朋友,不能亲自与你告别,只能默默祁祷………
子默,愿安!
 
 
好友清歌赠文:
只是感觉苏子莫是何种凉薄之人,可以有如此撕心裂肺的疼痛?究竟是受了多深多重的伤,会如斯凄楚决绝?
红尘若瓮,咫尺难丈,青春一饷,幕落昏黄,卷筏朱章,珠句碎颜。月色拟霜,寒水青遥,孑倚孤树,清箫凄扬。念黄泉碧落,忘川难渡,乡台躅上,轻抚青石,断肠回眸、鸿蒙初辟,雪爪鸿泥、如烟飘散,眉眼盈盈、孟汤凝泪----
蔓珠蔓华,妖艳如血。孰知?天半弦、水半弦,奈何卟成圆----
尚飨。
 
 
好友流苏赠文:
琴棋书画、一世风华与夙魅的交错、
风花雪月、一场浪漫与唯美的邂逅、
舞文弄墨、一幕夕阳与流云的痴缠
箫剑江湖、一抹柔情与血泪的交融、
尘世离殇、一段残缺与忧伤的过往、
错落、在一段年华、相遇、却不是在最美的时光、
留下的悲伤、难以用文字诉说、唯有永恒的记忆、装扮了现在的你我、
或许、从来的都没有交集、此后便永远也不会在有 、
无力又苍白的我、这样笨拙的文字、又算得上什么呢?小丑般的角色、只是一个不好笑的笑话、
怎样诉说、对你的记忆、也许、你的心、不会有丝毫的颤抖、不会有任何的牵挂、
终结了所有、只为、心中的子默、用淡淡忧伤、雕刻自己的青春、
回想起青春年少时的我们、阳光与活力、始终是那个时候的代名词、
欢声笑语点缀了整个学生时代、纯白的感觉、一直延续到现在、
你的文字、勾起的不是对过往种种美好的回忆、
内心仅有的伤痛、在瞬间、湮没了所有的风花雪夜、
不是因为语言的渲染、才使感情得到了升华、得到了释放、
是因为有了刻骨铭心的伤痛、才让不带任何感情的文字有了生命、
一场天涯相随的爱恋、 逝去了多少光阴、
充满了梦幻、向往、是致命的唯美、
开始了、就永远也无法停止、是残缺的美丽、
经历过的、只有自己能懂、那无法言说的痛、也只有自己可以体会、
每当午夜梦回、你是否也和我一样、躲在角落里、细数着那些伤口、
不是不曾愈合、也不是不能选择离开、
只是、怎能留你独自面对世间的冷漠、明知道会受伤、可还是义无反顾、
了解你、只是通过文字、是你真实的内心吗?
虽然有了生命、但存在的距离、依旧淡漠了真实的感觉、
有些心疼、深夜里、孤单的背影、看到的、只是落寞、
没有永恒的相守、只有短暂的相逢、
在这一场错落的流年里、见证我们的存在、 
念、子默
 
 
兄弟夜殇赠文::
嗟乎!悲哉!痛矣!子默兄,此则汝欲见乎?!自此独去,岂忍见余苟活于乱世哉?
记那日、相遇为缘,怎耐相见恨晚,秉烛夜谈,述鸿鹄之志,展大鹏之望。生平之愿,金石所刻,字画所印,其情之切,其志之宏,当世无二也。然得钟期即遇,高山仰止,流水相环,又有何惭?
忆那日、天象莫测,道为无晴,然却为情。余及汝奔走于巷陌之中,谈笑于白丁之间,其喜何其至矣!至于晚,则持箫而立,其声凄凄,其音戚戚,今之思之,不亦悲乎?
而今惊闻身殁,骤起投箸,泪拆两行,青衣尽湿。登高而望,遍插茱萸,只少一人,不见知音魂归何处。纵上穷碧落,下临黄泉,茫茫然不得见矣!悲痛之至也!
君可知,自此一去,灯下徘徊,感伤夜月,无可述处。
君可知,自此一去,空城彷徨,吟诗颂词,无可交矣。
君可知,自此一去,断弦终曲,高山流水,无人会矣。
君可知,自此一去,高谈阔论,嘉宾不至,鼓瑟难扬。
君可知,自此一去,忧思难忘,何以解忧,谁知吾心?
噫吁唏!呜呼哀哉!昔我往矣,谈笑鸿儒。今我来思,双人成单!我心伤悲,莫知我哀!悲哉!尚飨!
夜殇泣祭
 
 
好友离落赠文:
苏子默,初识、你是独依叫的子默的哥哥,而我是独依说的好姐妹、我识你、你却不认识我。那时我以为你是成熟的男子、懂得照顾人,而且才华横溢,便在你空间留下了脚印、之后归于平淡。
真正开始了解是在依的莫失莫忘阁,记得在群里第一次聊天时、依依不在、那时很晚了、就我、小敏、还有你三个人在,你出来时、说话文绉绉的、我和小敏都受不了你说话的方式,我便说让你随意些、你这样让人距离感、无法接近。后来我加你为好友、却没想聊的投缘竟然聊了通宵,呵呵…现在想起来觉得对你的感受不一样了。
似乎我们俩聊了两个通宵,你说这是你第一次聊通宵,我只是笑。因为我已经习惯了彻夜不眠。
我把你当知己,你却硬让我叫你哥哥,还骗我说比我大、唉!我居然被你骗到了。还叫了几声,挺后悔的,如果不是我说我最恨别人骗我、你大概会继续让我叫你哥哥吧!
以前在莫失莫忘阁、大家都熟悉了,经常开玩笑,只有你总是尴尬像个腼腆的小男生。其实在莫失莫忘阁和他(她)们在一起谈天说地乱聊真的很开心、只可惜现在莫失莫忘改成了花洲文学社茗阁,没了以前的意义。记得你们大家都要去上学时约定过等放假都会回来莫失莫忘的,可是才过多久、莫失莫忘就没了…而你这个管理也去了!
你说你为什么总是想不开了,把所有的事情都想的像童话世界似的,你总有那么多感慨、那么多无奈,那么多心事,而且似乎你内心里不愿活在这个现实残酷的世界里。不管怎么劝都没用、其实你心里都明白…只是不想接受而已…
如今、你解脱了,去了你向往的世界天堂。可你让那些关心爱你的人怎么办、活在失去你的悲伤尘世里默默哭泣着、叫着你的名字吗?
这个红尘里、每个人都有逃不过走不出的劫,只能慢慢的去接受属于自己的宿命、你怎能如此想不开了…
对于你,那个我曾说的知己、只有一句话:“你若离去、我便忘记。
这些回忆都会过去,愿你在天堂找到你想要的世界。安好
 
徒弟汐儿赠文:
传说中的彼岸立于三途河畔,花不见叶,叶不见花,生生世世,师傅~难道你比这还惨??别老说死啊死的,你难道不知道其实有很多人关心你么,也为我们想想、、、、
如果,我说如果,师傅不在,我便少了一位良师,假如,我说假如,子默不在,我便缺了一个良友,假使,我说假使,默默不在,我便失去了一个兄长……
门前的溪,屋后的竹,侧旁的花、、、、、、盛世烟花~~~~我只想与良人并肩看夕阳西下,与尘世隔辖,师傅,到时你牵着你的最爱,我伴着我的良人,一起看遍天下,如何??
 
 
好友漠颜赠文:
默默…如果你跳楼了,放心,我会为你备一棺材…说真的,我还是会怀念你的。 万里河山处曾有一才子, 寒窗十载才华横溢。 哪知今日为伊人徇情, 终是逝其身影。 (漠赋诗词为君记, 颜逝残影留其诗。 念君忆君何时停? 苏遗情深为依依, 子夜执笔写尽思。 默候千年伊始现, 怎奈君已高楼珏。) (欲与君作知己, 共赋文学诗词。 哪知君却…… 悲哉、悲哉! 愿君黄泉一路走好, 无甚念君…)
 
 
好友小雅赠文:
……虽然认识时间不长,但“弦落、语默然”似乎已经刻骨铭心了。。你说的对,看不见、听不到,但我知道,在我所处地方的西侧,有那么一个多愁善感,才华横溢的少年。。他,在我的网络世界里,不可以安静…
 
 
好友清心赠文:
其实很羡慕你们找到了彼此依靠的人,不像我依然独自站在天涯的另一端,那里是一片孤独的天空,所以有那样一个相互依靠、相互温暖的人,你怎能撇下如此美好的青春,如此美好的恋人而远去, 红尘如梦,有太多无法言喻的东西,珍之,惜之…  
 
 
娘子依依赠文:
子默跳吧,彼岸花海不要有你我的回忆,奈何桥上不必等我。也记得喝那忘情水,三生石上不要留上我名字,来生,我们若是有缘相遇,再隐居森林……
 
 
好友女女赠文:
你走了吗?真的走了吗?我不相信,不相信你舍得丢下我们就这样静悄悄的走了。。。
你走了就在也没有人来给我道一声早安(晚安)、叫一声傻瓜(丫头、女女),你舍得丢下我一个人吗?
你说过如若有一天,你带着你的那个她,我也带着我的那个他,我们一起在黄昏后畅谈人生,如今,我们都在,你却已离开。 你说过要守候我的,你走了,谁还会。。。难道你要言而无信吗?你说你要杯子,我一直都记得,是不是你已经忘却?
你要是敢在我离开之前离开,这辈子我让你死都不得安生,甚至下辈子、下下辈子也都要缠着你。。。我还想告诉你:我现在有一个对我很好、很爱我的男朋友,我也开始喜欢他了,我还要把这个消息亲口告诉你呢?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呢?你怎么可以、怎么可以不顾我们的感受,只考虑自己呢?
子默,你若敢先去,那么就是上天入地下黄泉,也要把你揪出来——骂之、扁之。然后我在哭之…… 
 
 
好友墨香赠文:
长亭外,一曲离歌,枯叶染秋,谁策马,执天下?怎奈酒入愁肠,西风拆尽,一纸萱黄……
君赴江山,为伊人,博颜一笑。书生情,敌不过金戈铁马、仗剑天涯。投笔思绪,读诗卷,卷卷墨颜,笔锋流转,绣长安,风景乱,伊人在盼。夜微凉,曲微殇,灯盏成眠。 西窗月,阁楼对影,苏子默,念旧心情,与尔相识日短,情谊连绵。
尔去,屏风画依存,汝墨,人间,流传。琴在,曲犹扬,挥袖间,眉宇轩昂,长发清风,温韵律,此非经年,弹不出彼时音响。醉卧长廊,月照空明,天灯,信难送。
檀香冉冉,长路漫漫,风尘路过的岁月,年轮一年转一圈。雪坠落窗前,心比冰寒!苏子默,念安!夜尽天明,疏星许几分心愿。梅香自苦寒,空守书院,我等一世蓝颜。絮缕痴缠,一袭素裙谁穿?一晃春暖,梨花落瓣,雨轻叹……
繁华易落,斜阳残照旧梦,红颜泪,江南雨,沾湿衣襟。苏子默,可有人扶在你肩膀哭泣?独依痴情,勿负于她。钟声夜半,谁为你匍匐佛塔;香雾缭绕,谁为你虔诚跪拜;萍水相逢,谁言除你都是过客,错落年间许你一世倾恋?
马蹄琴声疾过,是谁这样冷漠,物换星移,先生说命途难测。我抚琴,弦落,曲罢,终寂默。帘外雨打,芭蕉绿,芙蓉水面,浣溪沙,景色秀美,歌女唱离别。一壶惆怅,酒醒提笔字忘,恰逢韶光年华,翠竹泣墨痕,纷繁世间,我轻描淡写。
平仄拓碑,梦回初逢,梅雨霏霏,苏子默,弦落,曲罢,终寂默。
 
好友子灵赠文:
如果,你消失了。你要的诗词,我不会。对联,我不懂。挽语,我没有。
但是,如果,我说如果。这一切都只是如果。
如果,这一刻,你真的在这滚滚红尘之中,自此决然而去,不留下任何音迹。
我说,我真的不会因此而哭泣,亦不会因此而伤感,更不会因此而断弦醉卧三千。
我只会,我真的只会,在每年的今天
为你酿上一壶桃花酒,
为你谱上一曲《广陵散》,
为你葬上一地落寞桃花,
为你移上三株常青松筠。
让这桃花自此随你而逝,
让这松筠自此为你而立。
虽,自此留一墓青冢,只留一缕青烟。
但百年后的我们,定会再此相聚。你说,是么?
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keer6.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相关栏目:
  • 文化杂谈
  • 经典文摘
  • 风云人物
  • 国学资讯
  • 儒家
  • 道家
  • 墨家
  • 法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