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古典文学 > 投稿 >
登录 新用户注册

望穿云水,谁的锦书翩然而至

作者:苏子默来源:古典文学网发表于:2018-12-02 15:40
八月,满苑的月桂清香郁馥,念着那一缕渺远的思绪,轻轻飘上了云端。栏外梅雨,缠缠绵绵痴恋着指尖,悄悄濡.湿了心情。可否,载着湿湿忧愁,心海茫然处,兰舟轻摇,与我摆渡放歌?----题记。
 
黄梅时节家家雨,青草池塘处处蛙。梅子花静静地绽放,细雨悄悄的淋漓。七月已然开始飘飘洒洒的梅雨,贪恋着红尘,一直到了八月还舍不得离去。
 
一场烟雨,一梦江南。总是在想,如此多情的梅雨,在江南会是怎样的缠绵?多少楼台烟雨中,透过窄小的窗棂,我能否看得到鱼鳞瓦上氤氲着的雾霭?渭城朝雨邑轻尘,马蹄留香的酒肆旁,我能否嗅得到一杯清酒里洇化的晨露?天街小雨润如酥,木屐忍踏遥看近无的嫩绿,我能否触得到眼角润物即化的春雨?
 
如诗如画,平平仄仄的诗行里寻寻觅觅。小巷里弄,追随她的脚步走过一块块青石板,浪迹滚滚红尘。容若可以,我愿青灯长伴古佛,于那禅房之中日日默念袅袅的焚香,祈愿修缘,只为千年后能与你在这一场烟雨里遇见。
 
八十四骨的紫竹伞,西子湖畔的断桥边,苔上的新雪你是否来过?我们能否在这里重逢?千年后,沦落红尘,便安于天涯尽头的花洲畔。雁字回时,月满西楼,灯火阑珊处,轻解罗裳,举杯邀月共舞。凭栏独立,望尽天涯路,玉箫沾唇,为你浅奏一曲《孤星独吟》:去年今日时,正与友相谈。处处闲声有,共笑游人间。怨大地,恨苍天,红尘惹人恋。无敌手,又何妨,空余泪涟涟。回眸处,细语间,对影、自叹。有谁可知,孤独,有多忧愁?有谁可知,笑与泪,差别、多大?
 
阴晴圆缺的夜里,我对月清唱抚慰无眠的枕角。春风阁的楼台上,你可曾看见我为你徘徊踟蹰的的身影?花洲河畔的青石板上,你可曾看见我为你洒下斑驳的泪痕?
 
千年后累世情深,我躲在书院依旧等你。年年岁岁对着一成不变的古宇楼台赋诗颂词,静思一世繁华云烟。雁去雁回,阁楼上轻落的鸿羽似乎诉说着它曾来过。花开花落,莲池里潺湲的清泉终是难觅鱼腹锦书。迎风而立,淡看尘世沧桑。弱水三千,我取一瓢独饮。南阁小路,手捧墨香古卷,笑看花开花谢花飞湮。忧乐亭边,独面如血残阳,遥望云长云消云自欢。
 
我终于没有蜷缩在梦里水乡的柔婉风情里缠绵,没有烟雨江南采撷红豆千里寄相思的诗意画卷,也没有吹面不寒杨柳风里执手画眉问深浅的郎情妾意。这里是花洲书院,我只是一个书生,没有白衣翩跹,没有玉笛横吹,没有金樽芳酒。我只好青衫单衣,竹箫独吟,断齑划粥。吟诵着,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花洲,花洲……路尽隐香处,翩然雪海间。灼灼其华的桃花纷纷坠落化作了护花春泥。满树梨花飘飘,恍惚隔世你我初遇的那场漫天大雪。落花,落花……我倚窗呢喃,花开是画,花落是诗,花开花落,花落花开,寒来暑往,又是几度春秋……纵然于这世间平添了一场落花,也要不负韶华。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我走过桃苑,走过李苑,始终无法走进梅苑。百花烂漫,她在从中盈盈含笑。终是不知,那是一种怎样的胸襟情怀……轻轻走过,怕惊扰了这一份神圣安宁。木槿花开得正欢,大瓣大瓣的残花从枝头飘飘悠悠晃下来。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比情此景,少了一个葬花人,少了一地清泪,少了一把花锄……只有我这个满口之乎者也的书生不解风情,撑着一把伞,默然静立……
 
终于在桂苑停下了脚步。八月的黄昏,望着夕阳绚丽的色彩慢慢褪去。时光荏苒,细数流年的过往,匆匆忙忙十几个春秋,我留下了多少感动的片段?还有多少人像我一样执着于笔尖凝聚的芳华?还会有谁在这落日的黄昏轻轻拂去记忆上的浮尘,翻看昔日的花样年华?
 
我是一个执着的人。清风半夜鸣蝉,四楼的连廊有我的执着,执着于等待夏夜的宁静。和风细雨不须归,林间的幽经有我的执着,执着于守候微凉的安然。我一直都相信,在时空的尽头,在天涯的海角,总会有人等我,等我与文字相守,等我与墨香为伴。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浅跃水成纹,我望穿云水,执着再执着,云端,谁的锦书翩然而至?
 
红笺小字,带去了我所有的期待,也带去了我整颗心。梅雨点点,湿了桂花,湿了信笺,湿了心情,撑伞或者不撑伞。雕拦玉砌的状元桥下,昔日盛放的白莲收蕊藏香,一如安然酣眠的美人儿,摇曳着多姿的风情。不知她是否和我一样等待着雨后的日光倾城?
 
被那浓叶里的一抹淡黄感动,感动于他们的游丝转动的暗香。闭上眼睛,低头轻嗅,莞尔浅笑,淡淡的清香慢慢融进血脉,整个世界一片空灵澄明,刹那间忘了身处的三界,羽化成仙……素手折枝,撷一瓣清香,欣欣然收藏初生婴儿般的纯净。这每一程都有清风相送,每一天都有桂香萦绕。
 
淅淅沥沥的秋雨终于是倦怠了,只留下朦胧的雾霭笼罩着淡淡的清香轻轻荡漾。拿到来信,我看见所有的美好倾城顷刻间绽放,所有的期待刹那间盛放成一团圆满的碧荷,在无波的心湖摇起层层涟漪。那一袭桂乡似是更浓了,久久徘徊在月桂下,舍不得扑鼻清香。以后若没有我来看他们,他们会不会寂寞,又会不会想我?轻笑,转身离去……
 
阳光明媚的洒下斑驳的树影,彳亍在浓阴里慢慢拆开了尘封的邮戳。清秀婉约的字迹慢慢明朗,字里行间的旧梦,深深浅浅的思念,千里万里的时空,略显稚嫩的言辞,如水摇曳的清韵,咿咿哑呀的呢喃,都在信笺上慢慢走来。那一份相知相惜,那一缕相思相忆,轻轻拨弄了心弦……
 
现在,午后清闲的时光碎碎的洒在窗台,竹叶婆娑着影子摇曳起舞。泡上一杯清茶,铺开精美的信笺,思付良久,饱蘸浓墨,涓涓心事在笔尖流淌,清茗袅袅的茶香,桂花淡淡的清香,悄悄溢满了心房……
 
如果可以,我愿意将时光装进信笺,指尖作笔,白云为墨,在水晶蓝的天空上写下我们年少纯真的美梦,封存在年轮的邮戳里,让风儿带着它,轻轻地、捎去我所有的祝愿和芬芳……
 
 
子默落笔
八月廿七于花洲桂苑
本文来源于古典文学网www.keer6.com),转载请保留原文链接及注明出处。
相关栏目:
  • 文化杂谈
  • 经典文摘
  • 风云人物
  • 国学资讯
  • 儒家
  • 道家
  • 墨家
  • 法家